直播大湾区丨水稻“无人农场”里的“变形金刚”

九游会官网jy

2021-05-28

  在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的水稻“无人农场”中,有这样一批机器人,它们能在人不进入农场的情况下,自动完成耕、种、管、收无人化作业模式。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76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锡文(右)是水稻“无人农场”的负责人,他和他的团队一直在探索如何通过建设“无人农场”,将农民从繁重的劳作中解放出来。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罗锡文认为,“无人农场”应有五个功能:耕、种、管、收生产环节覆盖;机库田间转移作业自动;自动避障和异况停车保安全;作物生产过程实时监控;智能决策精准作业无人。 图为水稻无人农场播种。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在罗锡文看来,推广“无人农场”应有较好的基础条件,地块较大,机耕道和灌排设施较好,卫星信号和网络信号好。

图为水稻“无人农场”播种。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无人驾驶旋耕机、无人驾驶水稻直播机、无人驾驶收获机……在水稻“无人农场”的机库里摆放着许多智能农机,每一台都像“变形金刚”。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图为播种前调试设备。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水稻生产是我国粮食的重中之重,我们要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罗锡文从小在湖南的农村里长大,儿时在田里面插秧的他就在思考“什么时候能实现不需要人插秧”。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经过20余年的研究和实践,水稻“无人农场”实现了耕种管收无人化作业。

图为工作人员为农机添加稻种。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随着工作人员在手机上按下启动键,无人驾驶水稻直播机依靠北斗导航自行“认路”,从机库里驶出,准确找到农田入口,自主完成作业,然后自动回到机库。

新华网陈雪莹/文徐玫雪/摄  无人驾驶水稻直播机自动进入田块。 新华网陈雪莹/文(受访者供图)  不到三小时,无人驾驶水稻直播机完成了约50亩田的播种。 通过农机的机械化、智能化,为国家粮食安全做贡献是罗锡文团队的初衷。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无人农场’现阶段主要是实验示范,做给农民看,要得到他们的认可。

”罗锡文说。 2021年,罗锡文团队将在全国11个省启动建设15个示范基地,开展耕种管收无人化作业,作物包括水稻、小麦、花生、油菜和玉米。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无人农场”建设离不开生物技术、智能农机和信息技术的支持。 水稻“无人农场”周边装有摄像头,对农作物长势进行实时监测。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工作人员可在电脑端调取画面,对农作物长势和病虫草害情况进行远程观察。

新华网陈雪莹/文林晓蕾/摄  田间管理阶段,无人驾驶农机适时进行施肥和喷雾。 图为2020年6月,无人驾驶喷雾机在作业。

新华网陈雪莹/文(资料图)  无人农场水稻出苗情况。

新华网陈雪莹/文(受访者供图)  罗锡文认为,中国农机发展正经历从无到有、从有到全,从全到好和从好到强的阶段,现在正朝着自动化、智能化迈进。 农业工作者要瞄准“补短板、综合性、强智能”目标,推进农业机械化、智能化,为现代农业插上科技的翅膀。 图为2020年8月“无人农场”水稻收割。 新华网陈雪莹/文(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