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酒文化:彰显原住民的热情与豪爽

九游会官网jy

2021-07-05

酒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人们饭桌上不可缺少的东西。

酒能够调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够让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几乎各个领域都离不开喝酒。 从古到今几千年的积淀,酒已经不单单是用来饮用,而真正变为了一种文化。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看看文化中的酒是什么样的吧?台湾原住民的热情与豪爽在酒桌上可窥一二。

因着渔家人的生活环境,带给了他们畅饮的豪放酒文化。

到了酒乡金门,豪爽的主人会拿出最好的白酒与你频频碰杯。 在筵席上,还有一个有意思的规矩——当饭桌上的鸡头或鱼尾对着你的时候,你便是全桌的主客,必须仰头干一杯高粱酒,然后用筷子剪断鸡头或鱼尾,其他人才可以开始用菜。

主客喝完酒后可以加杯后转给其他桌友,大家依次喝完一轮,最后又回到主客收尾。 金门人待客的热情、酒乡的风范就从这“鸡头鱼尾”的杯杯盛情中开始浓烈。 关于“鸡头鱼尾”这有一个典故。

相传清末民初,金门青年纷纷背井离乡下南洋打拼。

其中有一人取了当地女子为妻,这位乡侨到了晚年萌发回乡的念头。 女子为了防止爱人一去不回,便在菜中下蛊。 这位乡侨的女儿不忍父亲受蛊毒之苦,临别时,提醒父亲吃鸡要从鸡头吃起,而吃鱼则该从鱼尾吃起,肚子疼一定要多喝水,这样才能逢凶化吉。

乡侨牢记在心。

果然在路上肚痛难忍,他听了女儿的话拼命喝水,不一会儿,先从喉咙跳出一只鸡来,接着又蹦出一条鱼来,解了蛊毒,转危为安。

从此,这鸡头鱼尾便成了金门人对主客的特别礼遇,也衍生出独树一帜的劝酒文化。

承袭了传统古法酿制的金门高粱利用花岗岩坑道窖内自然的湿冷空气,使酒中各成分在长时间的相互融合吸收后自然醇化。

酒质芳香、甘冽、香郁醇和,回味愈陈愈香。

相比之下,八八坑道的口感刚中带柔,甘醇劲爽。 醇厚内敛的酒质是时间与空间的淬炼的结果。 而高粱酒则是精选淀粉较高、颗粒饱满的高梁米,使用生小麦自然培育而成的大麴,再引用台湾嘉南地区之天然水库水,经过三次蒸馏与酿造,三年熟成后得到的经典之作,酒质醇、顺、郁。 台湾对于高粱酒的偏爱,让他们对于高粱酒的酿造特别讲究与细致。 凭着代代沿袭下来的经验,台湾高粱酒酿造技术愈发精湛。 高粱酒也因此成了台湾酒文化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