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与称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可笑

九游会官网jy

2021-06-05

俄媒: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与称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可笑中国网6月3日讯近日,英国知名政治和国际关系分析师TomFowdy在《今日俄罗斯》网站发文称,欧美主流媒体对“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言论旧事重提,充其量只是为了显示其支持特朗普的反华政治遗产,与当年美国政府声称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可笑。

文章称,新冠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的阴谋论在第七十四届世界卫生大会期间卷土重来。

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发表的一篇独家报道援引美情报机构“最新解密”的文件称,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三名工作人员据传于2019年秋季就出现了疑似新冠肺炎的症状。

这则消息迅速在美国政界发酵,并被美国保守派用来当作所谓新冠肺炎疫情起源于实验室事故的“确凿证据”,与去年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等人大力鼓噪的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如出一辙。

文章表示,这份新曝出的文件经不起仔细推敲和审查。 不出所料的是,其内容并不新颖,有些甚至被拿来重复使用。 该文件不仅缺乏能够证明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的决定性证据以及连贯的一手资料,而且还重复炒作早就存在于公共视野中的所谓“证据”。

即便像《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金这样一位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的忠实追随者,也不得不承认这份“最新解密”的文件内容并不新鲜。

文章指出,从另一方面看,即使我们无视这份文件中的种种可疑之处,并从表面上接受其所述内容,这个未必真实的“发现”对社会乃至全人类也没有任何益处。

这一阴谋论也终会因为其支持者无法自圆其说而不攻自破。

对这样一件有百害无一利之事,美情报部门却长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政客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其用作彼此攻击的武器。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在公开场合多达15次表达对中国抗击疫情所作努力的赞赏,直到诋毁中国成为其政治便利时才停止这种滔滔不绝的赞美。

随后,特朗普抛出所谓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并称亲眼“看到”了相关证据。

人们不禁会想,如果他真的看过所谓的证据,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呢?若当时他拿出相关证据,他不但可以向公众证明其言之凿凿,大选胜利的天平甚至会向他倾斜。 令人疑惑的是,这样一件一本万利之事为什么当时特朗普及亲信没有一人去做呢?为什么站不住脚的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一直挥之不去?文章给出了答案,即保持总统的权威性。 上文提到《华尔街日报》近日发表的文章已被保守派用作总统权威性的一种证明,来引导舆论方向,否则长此以往总统的权威性将会下降。

正如美国作家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nGreenwald)在其推特中所述:“主流媒体用一年的时间才证明‘实验室泄露’论就是一个疯狂的阴谋论,事实核查员也已宣称其虚假性,该理论的一些支持者在网上因传播‘虚假信息’被封杀。 ”甚至特朗普本人后来都被美国数个社交媒体禁言。 随着拜登政府上台,该理论又被某些人不失时机地用来策应对抗中国的政策。

对保守派来说,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已成为对抗媒体、挽救特朗普政治遗产的绝佳工具。 文章同时表示,为了将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与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联系起来从而败坏其声望,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正在美国上演。

出于专业性,福奇此前多次发表与特朗普政府防疫政策相悖的言论,导致特朗普对福奇非常不满,而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当前也成为攻击福奇的工具。 正如格林沃尔德所观察到的,多位共和党人的谈话要点转移到批评主流媒体对特朗普政府的报道带有偏见上去,而更广泛的右翼民粹主义人士则把以福奇为代表的专家描绘成享有既得利益,背叛普罗大众利益的“精英”阶层。

在这里,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已成为让“特朗普之火”保持旺盛的燃料。

文章讽刺道,将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称为本时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论”也许更加符合现实。 正如当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声明的那样,一个在国家支持下的谎言被用来为另一个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的决定辩护。 特朗普政府当时一定打着同样的算盘,来转移美国国内对政府抗疫不力的指责。 然而相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论”,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充其量只能算是低配版本,功效也大打折扣。

随着美国疫情形势的不断好转,人民生活逐渐回归正常,虽然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持续向拜登政府推销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但是该理论早已过了能够大行其道之时。

在美国政治分歧严重的背景下,长久以来,由于特朗普大放厥词导致共和党内部充斥对其不信任和仇恨等负面情绪。

因此,这份报告的价值也绝不是所谓对事实的追寻,亦不是报告本身的可信度,而在于它对旧论断的全盘否定,而这些旧论断似乎都证明了病毒跟中国没什么关系。

从本质上看,该报告根本不在乎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泄露还是来自其他地方。